儿童与成人,谁才是国产动画真正的需求者?

动漫推荐 浏览 评论

扫描二维码关注

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免费看电影

对于动漫行业来讲,今年的5月格外热闹。月初,第15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参与国家地区数及办展规模、参与人数、交易金额、节展效益再创新高;5月10日,爱奇艺世界大会动漫产业高峰论坛举办,爱奇艺宣布将通过丰富内容类型、探索多元化的表现形式、商业模式以及合作方式,来推动精品国漫内容的发展;紧接着,5月22日,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专门设置了ACG专场,腾讯宣布让动漫内容与流量平台实现双向赋能,在国漫领域进一步升级、完善多年来一直强调的“动漫生态”步局。近一个月,整个行业一片利好现象,一扫去年资本寒冬阴影,让动漫原创者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行业活动的喧嚣之外,在贴吧、知乎及各类论坛、各类从业者QQ交流群一直是都是业界信息沟通、观点讨论碰撞之地。近期的热门话题主要集中在“B站日活3千万月活过亿”、“天雷动漫获B轮投资打造亿元项目”、“低幼动画VS非低幼动画”、“快看漫画加大付费合作”、“新版舒克与贝塔”、“追忆和纪念葫芦娃之父胡进庆”、“字节跳动漫画频道大量招人”等行业大事要闻上。互联网把不相识的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热点讨论观点争峰,有各种热门话题就意味着流量和行业价值。现实和网络共同构建了当前的中国动漫生态,只有价值观点的多元化才更有助于实现各类沟通和理性讨论,也才能实现从业者对动漫行业更深刻的爱与关怀。

模式带来颠覆性影响,都是走原创动画之路,有的动漫公司选择只做低幼动画,有的则只选择做非低幼动画,有的则两手抓两手硬。近期,笔者观察到,随着一些做低幼、儿童动画的企业连续获得连续投资、做非低幼儿童动画的资金断链动画公司关张关门之外,这些观点而显得额外突出:

“非低幼动画都能做,做低幼动画那是降维打击”、“做非低幼动画要命,做低幼动画保命”、“想迅速赚钱快速回本还是得靠做低幼动画啊”、“我们老板说了要打造中国的小猪佩奇”、“低幼动画才是永久的市场刚需必须占领”......。这种“共同认识”和各种观点响彻耳边,让笔者也产生出了幻觉,恨不得也立即投身制作低幼儿童动画的大军中去立马能赚大钱。果真这样吗?

本期文章内容和观点总结来自笔者和团队小伙伴近期采访动画导演、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、空速动漫创始人王雷先生的访谈内容。透过王雷及团队创作亲子学龄前动画片《毛毛镇》的经验体悟和行业感受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、值得思考的、产生行业讨论的热门话题:“学龄前亲子动画市场升温现象”。我们不妨一起来听听一位行业老兵、动画公司创业者、动漫项目商业运作的实战者如何说。

(王雷先生)

学龄前亲子动画市场在2019年升温,是刚需也不是刚需

王雷认为在儿童观众这个领域里,动画是更接近刚需的。儿童的语言文字能力和操作能力都没有充分发展,对他们来说书籍、电子游戏的门槛明显高于动画片。因此无论是电影、电视还是新媒体领域,动画都是儿童内容消费的主要形式。但是对成年观众来说,动画只是众多娱乐手段之一,而且未必是最主流的形式。因此,近期儿童动画的资本投资、项目数量增长的行业现象,应该是行业和媒体更加理性的表现。

王雷认为,儿童动画的市场一直存在,而且随着社会发展在稳定增长。从八、九十年代各种国产动画经典、引进的译制动画到这两年《小猪佩奇》在中国的火爆,儿童动画的需求一直很稳定。青年观众的情况就不一样了。对他们来说,更普遍的娱乐方式是实拍电影、电视剧、演出、各种社交应用和游戏。青年观众花在社交网络、电子游戏上的时间,已经远远多于电视电影了,更是远超动画片。这是现实,不是谁能改变的。

而且如果我们去MIPCOM这样的国际影视交易市场,也会发现儿童动画的国际发行非常活跃。这是因为儿童内容的文化壁垒相对更小,更容易在不同国家的市场之间迁移。青年动画的“国界”就非常明确,像日本、美国,在青年动画领域内都是相当封闭的市场。虽然市场总量不小,但对境外作品的接受度不高。因此从国际市场的角度,儿童动画也是更具优势的。

王雷认为,资本对儿童动画领域的进入,说明大家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儿童动画的潜力。

青年动画VS儿童动画?不存在降维打击,动画人需要两条腿走路

笔者最近一段时间观察到有一种观点,有网友和观众提出“为什么这么多人去做这个低幼动画呢?因为很多动画公司拿了资本大额投资之后,制作了大量的13+、16+、18+以上的年向、成人向动画片,虽说品质和口碑都是极佳,但是发现赢利赚钱的时间还是拉得太远,回报周期太慢。而发现很多学龄前动画虽然没有拿到资金,但人家活得还相当不错。”、“制作学龄前动画才能在当前中国动画市场上生存得舒服些。”、“制作儿童动画相比青年、成人向动画没有政策风险。”,这样的论点和讨论时不时地出现。

随着资本关注儿童动画,加码资金加大投资力度,一些公司开始放弃青年向、成人向动画,而转作亲子学龄前动画,并管这种行为叫:“降维打击”,即不做青年动画了,往下降一个维度,只做低幼就能生存。

在与笔者的交流过程中,王雷说自己拒绝用“低幼动画”这样的称谓,而是用儿童动画、学龄前动画等名词,因为“儿童很聪明,儿童动画未必低幼。”而且他认为,儿童动画的创作难度可能更高。

王雷先生认为不存在“降维打击”一说。不做成人向动画,而转做儿童动画,并不容易取得成功。这是对儿童动画的误解,儿童动画门槛非常高。

首先,儿童动画的创作建立在对儿童心理、儿童教育的基础上,创作过程非常复杂。儿童动画的市场细分非常明显,对四岁孩子合适的内容,五六岁孩子就可能觉得无聊。男孩子喜欢的内容,女孩就未必喜欢。如果没有对儿童观众的研究和把握,把儿童动画当成“制作标准降低的成人向动画”,把儿童动画的故事当成是毫无趣味和逻辑的哄孩子的段子,那不可能取得成功。儿童动画看似简单,其实对动画中的语言、造型、色彩、音乐的考究程度要求更高。比如世界知名的苏斯博士童书、图画书和动画,所有对白都押韵合辙,符合儿童对音律比较敏感的特点。这种剧本创作的难度非常大,实际上是用诗歌来写故事,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。有时儿童动画的创作需要儿童心理学家、教育专家共同参与,需要很长时间的开发过程,难度一点都不低。

(空速动漫创作团队)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